Pinned post

希望点进我主页的女性,去po18拜读一下傅婵的《女主拿反派剧本》
她应该改名叫《屠尽仇女之人》

Pinned post

极端女权,懒得废话,非常暴躁又丧。热爱block。

自称猫。间歇键政。英语日语再学。

谢绝转载到象区以外,截图也不行。你挂我,你别让我逮到。

Pinned post

我默认tl说的同人cp全是bl了。

不过没关系,我又不认识这些角色。我完全可以当没看见。

当然了有腐人看到这条也可以屏蔽我,在你的世界我愿从不存在。

Pinned post
Pinned post

诚邀大家跟我一起单曲循环这首阴霾!
Die Schatten werden länger.黑暗就要来临!

我一直在后悔。二十岁后悔十岁。三十岁后悔二十岁。
逃回过去,是精神胜利。打败不了今天,那便在梦里打败昨天。

我想我依旧会做出未来看是错误的选择。但我唯一可以确定,我排除了一个噩梦选项——我不会结婚,更不会生孩子。
大部分人的错便在于,父母麻木地像动物一样,“到时候了该交配”了——她们便出生。如果能安稳地长成奴隶那也不失为一种幸福。毕竟无知是福。可怕的是觉醒的人,跳不出自身局限性去改变命运,却每时每刻清楚感知自己活在当下是罪,是苦。
能便让痛苦终结在我这一代,不要让我的孩子来到中国。

想离开地球,去哪里都好。
我的飞船何时没油,那处便是我埋骨地。
再见了猫猫,别了我的朋友们。
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如果真到了外来人口发回原籍的那天,我要上街杀几个男的,再跳海。

男的在骗女性相信“阴道高潮是存在的”的这件事上下足了功夫。

给产妇做阴户改道并缝合收口……
不想骂人了,上一条我看一半气得想笑。

挠后背在又侧后偏下位置摸到一根长度超标的汗毛,三番五次确认是长在我的皮上而不是衣服抽丝。
我半个多月前刚在下巴右侧扯断一根类似的长毛。完全透明。
七八岁的时候去理发,那姐姐也和我说不小心把我的长眉毛剪掉。据说也是透明的。
我猜新长这根也应该是透明的。
奇奇怪怪的返祖现象?
这根透明的超长汗毛在我的皮上轮回。

你们撑的同志百分百是蝻同。
你们说的平等也是男在女前。

你们在放什么屁呢。

辣椒好贵,我要吃不起辣椒了。
在micro市场买到又辣又便宜的干辣椒,我激动地亲手剪碎。室友炸了辣椒油,有小半碗!可是我今天起来,我那么大一碗辣椒油哪去了?室友吃了!!!
啊,这个女人!她不怕辣的吗?!我用筷子尖尖点一点放汤里就有够辣了!她喝辣椒水长大的吗?!
她回来我要审她!凄苦我冬天御寒用的辣椒被这娘们当饮料吨了!
:blobhyperthinkfast:

冬向我袭来。
雪和血很般配。
肃杀,凝滞。
会有多少人成为死尸。

果然,不脱宅的二刺猿会放一些奇怪的屁。
又是让女性闭嘴的大脑走失发言。

我要是追完深渊归途我去补双峰镇。
copper还行吧。女演员都美如天仙!

不能创造,那就破坏。
没有天赋没关系,你小时候没撕过纸拆过打火机掰芭比娃娃胳膊腿儿吗?
是一样的道理,祸祸东西和祸祸人是同样的道理。
用筷子扎,用水杯砸,用枕头捂。你要留心,灵长类的不凡不就是对工具的使用吗?
没有工具便创造工具。谁说破坏是绝对的?突发奇想的工具难道不是创造吗?
放飞想象力吧。世界这么大,我们要砸砸看。

虽然解剖很符合生物美学,但我还是喜欢用钝器捶打的感觉。
再硬的骨头也会砸裂,只要有破绽便会迎锤而解。血肉筋皮会成泥,骨头会成粉。就像砸蒜砸花生碎。
我的力气还是不够。
日常幻想是自己拥有怪力。啊,捏一下对方的手就脱骨啦!

相信我,锻炼的确有用,但信念也是必要的一环——你要有杀蝻的信念,要目之所及处有蝻必欲杀之后快。
必杀信念和身体素质,最后是才是杀人的天赋。

人的确不是野兽,可人是她人的地狱。

在我心里,拉姆在天之灵永远不能告慰,因为她的命要比姓唐的蝻骸有价值得太多!

希望诸位媎妹,不惯着嘴不干净的,不惯着手不老实的。谁敢打人我便杀人。凭什么要我吃亏让我容忍?你看他还敢不敢?

如何确定自己是女权主义者?
看待事物的角度变了。
女权者一定能以小见大发觉一间事哪里侵犯女性权益。

比如说有男的在公共场所的男厕贴禁止女性入内。
蝻和伥(存在批皮屌):
强奸她;哥们不亏;我是女生我觉得她们好过分;多等一会儿啊我没遇见女厕排队……balabala。
有女权意识的女性:
为何女性冒着瞎眼的风险进男厕?还不是女厕位置少,个别大脑丢失的设计尸还往里面加小便池,还有一部分伥鬼带她好大儿攻占女厕。

以上。

今日份精神治疗:民乐指的是日本大和民族乐器,包括二胡,古筝,尺八,琵琶,扬琴,阮琴,笛子,萧等。
水墨画也是。汉服是韩服的通假名。
天文地理,风土人情,没有大陆,只有两块沾着蝻毒蠕斯林的旮瘩。

可笑我还拿裹脚布当锦缎,让傻子抢了还要骂娘。

暴言:喜欢汉服和什么中华传统文化的女的,不可能是女权。
矫往必过正,否则蝻毒总会死灰复燃。

西幻背景有日本神道教阴阳师什么的,没个道教就算了。
日本角色念古诗,搞特别复杂的礼仪传统……我真的有种鸠占鹊巢的感觉。
我又开始割裂了,哪些东西是女性的?华夏文明和女人有多大关系?我这种被人冒充的奇怪观感又从何而来?
我的灵魂里还藏着多少男权荼毒的污秽?
那些“优良传统”是建立在吃女人血肉基础上的话,我又是什么?我剥离这些,还有落点吗。
太可悲了,到头来我真的是一无所有,你说那些仁义礼智信是上吊的绳,温良恭俭让是杀人的刀。优美的诗篇用血和墨,描摹分吃女子的惨相。华贵的裙袍制约她们的脚步禁锢她们的大脑,制作它们的技艺传男不传女。
我什么都没有,为何会替刽子手哭刀被偷走?

再繁复精美也改变不了它是囚笼的事实。猎物是没资格欣赏的。除非她们变成恶魔的奴隶。
想要重获自由,必先打碎这灵魂深处的枷锁。奴隶主会欺骗奴隶,称其打破了难得的和平。实际上这虚假的和平是用奴隶的尸山血海堆叠的。他们恐吓道:“杀了我你可没饭吃,没地方睡,没钱花没好衣服。”
“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
可笑奴隶!自己卖自己还要替人数钱!怎么不想想,没了他们,世界就是我们的了!

传统都是糟粕,女人的精神和肉体都无家可归

Show older
闪站惹人爱✨

一颗温馨熟人星球。This is a small community consists of fans and fandom content creators.
更多关于本站和注册请点开「详情/Learn more」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