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来,回头一看,我说的都是什么啊……好丢人,但是不想删,毕竟我当时真的是这么想的。

诶 我好恶心啊…她知道会觉得很别扭吧……

尼玛的怎么那么痛苦,爱一个人是那么痛苦的事吗

原来爱真的会使人患得患失,变得卑微。

愛してると送信した。笑いながら泣いた

关于我为什么特别不支持把「ecstasy」翻译成「狂喜」。比如著名的那个《Ecstasy of Saint Teresa》,中文一般翻译成「圣特蕾莎的狂喜」,绝对是错的,因为她自己在自传里是这么说的:
~~~~~~~~~~
我看见在他(天使)的手中,有一支金质的镖箭,矛头好似有小小的火花。我觉得,这位天使好几次把镖箭插进我的心,插到我内心最深处。当他把箭拔出来的时候,我感到他把我内极深的部分也连同拔出;他使我整个地燃烧在天主的大爱中。

这个痛苦之剧烈,使我发出呻吟。这剧烈的痛苦带给我至极的甜蜜,没有什么渴望能带走灵魂,灵魂也不满足于亚于天主的事物。这不是身体的痛苦,而是心灵的,虽然身体也分享了一些,甚至分享很多。

这个发生在灵魂和天主之间的爱的交换,如此甜蜜,我祈求天主,因祂的温良慈悲,也给那些认为我说谎的人尝尝这个爱。(《圣女大德兰自传》29.13)
~~~~~~~~~~

你看,大德兰获得的体验是一种「剧烈的痛苦」以及由此产生的「至极的甜蜜」,也就是说,「快乐生于痛苦」,进一步说,「快乐被痛苦包容」。这种状态,你翻译个「狂喜」出来就太浅薄了。

所以正常的翻译应该是「圣德兰神魂超拔」——「神魂超拔」不承诺具有什么样的体验,只关注状态本身。其实说到底神魂超拔本来也不一定「喜」啊,也有人一超拔看到的就是地狱,这怎么喜得起来。。。

好苦…我吃不下了…喝可乐又好撑…我好难受
能不能快进到明天晚上,get me out of here

啰嗦负能 

快开学了,开学式在油管有直播。因为疫情大学毕业时并没有毕业仪式,父母也没来。我其实挺想他们看看开学典礼的,但当我要和他们解释什么是翻墙,怎么翻墙的时候,心里升起一种微妙的悲伤。因为疫情和亲子关系,他们错过我的人生阶段,又因为墙,他们很可能要继续错过…好像注定要渐行渐远,但这本不应是注定的事,原本应该是点击网址就能简单完成的事。不知道为什么就难过得掉下眼泪来。

人是不是该清醒点。别去喜欢女网友。但是

有时差。对着表情挑了挑好久发了出去。以为人在睡了。差点想说出来。结果她开始跟我说话了。消息跳动的那一秒,这种心情真是 复杂到难以言表。又想哭又想笑。

希望她永远快乐。或者有时候也能像我现在这样的快乐。

Show older
闪站惹人爱✨

一颗温馨熟人星球。This is a small community consists of fans and fandom content creators.
更多关于本站和注册请点开「详情/Learn more」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