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Oh,对,最近三房废话怪话浓度急剧升高,现在逃(指解fo)还来得及。

Pinned toot

用来放在这里的写意博客:
writee.org/luciferrubycherry/
目前大多数东西都搬过去了,现在也会同步更新。
只想收到文章的推送可以关注@[email protected]
(如果有人愿意关注的话……)

Pinned toot

记录森达(C)
“悼念为探索献出生命的人吧,是他们的成就让我们进化。“
“不会再有思想的瘟疫能征服我们。”

《三家记事》
之前的青狮三家记事写完了。应该有一毛钱菲力英古,有死者提及。
【警告】↓能接受该前提方可试着观看。
剧情前提:被魔改过的几条路线的融合。芙朵拉大陆被皇女统一,帝弥下落不明,失去法嘉斯的菲力克斯和英古莉特一起当佣兵四处流浪。希尔凡回到和其他贵族一样被取消诸多特权的戈迪耶家族领地,从父亲那里继承家主的位置,管理着缩小的家族领地。
writee.org/luciferrubycherry/s

摘录 赖香吟 《其后》 自杀干预相关提及 



我先因工作外出后又因巧遇朋友,回来时间比预定迟了很多。打开门,五月像一株枯萎的花,那时她总显得非常脆弱,只要片刻离开,心魔就来威胁她。她累了,一股伤怨缓不住地爆发出来,责问我怎么可能她就要离开还舍得不回来。
我不是不明白,但总也有做不到的时候。或者,我的的确确错了,如果我知道那就是我们最后的时间。彼时走到那里,我已有了点信心,她行的,她会走过危机,我不以为死亡带得走她。我解释得太冷静,太自我中心,虽然我知道只需要简单的安抚、言语温柔,偏偏我没做到。我可能也因为有了信心而对她提了些要求,不能这样不能那样,了无新意,拉着人要活下去的言语。或是,我多少责备了她的任性,讲了黑暗的话:
自己老说活不下去,别人能怎么办呢?哪个生命没想过死,哪个生命不是想尽办法活着的。
“你哪有不要这个生命,你要得很呢!”五月故意含着讥讽,仿佛要激怒我似的。

没啥别的用意,给大家看我最喜欢的狗狗T恤,穿了十几年了。
(其实本来是我妈的睡衣,我妈看我喜欢狗就把这件给我了)

三家记事缓慢更新,有一毛钱菲力英古。(续2) 

在出发之前二人还要将种种情绪暂且打包,打包后就能出发。佣兵不带个人的情绪上路,此类情绪在行囊颠簸途中也就像是松垮布料裹的细沙,一下一下地便漏光,等到了自认为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时候,打开行囊一看就空无一物。这样的日子过得久了二人也都习惯,也有在好似到了要争吵的那个尖锐情绪的顶峰时,才发现无话可说的时候。于是他们相对而坐,菲力克斯别过头去,右手反复做着缓慢握拳再松开的动作。先前他的右手受重伤,他以为自己再也无法举剑,英古莉特每日替他热敷,让他试着握住放在手掌心的石榴。摩尔菲斯的地狱石榴如同滚烫的一颗心,他本来以为自己再也不能从中挤出任何一点鲜血来了。

Show thread

三家记事缓慢更新,有一毛钱菲力英古。(续1) 

她和菲力克斯牵走那群仿佛知晓自己命运的猪,它们在驻扎处不吃不喝,只是以鼻子拱着陌生的土地,热气从它们柔软的粗鼻中喷出来。不过那种靠着过往回忆与一些战事带来的痛苦维系的悲悯不足以让她放走谁:战争就是战争,法嘉斯王国的战士也有不再回来的。王国的士兵无法驯服它们,而此处的食物又如此匮乏,与其奢望极难寻到的昂贵之物,不如多做几顿美餐……那铺在土豆泥上的猪腿肉确实美味。

Show thread

三家记事缓慢更新,有一毛钱菲力英古。 

这些树枝是那么的轻,比很多年前被送到罗德利古面前的那把剑轻得多,又比空气本身重不少。在漫长的战争结束之前他们时常提到古廉,那时二人还抱有悲观的希望:关乎法嘉斯的复兴的希望,于是二人都有些借着死者未消散的魂来让自己得以继续深一脚浅一脚在小腿的深厚积雪前进的意思。积雪本来还不厚实,压得多、沁满了鲜血后就不再蓬松和多孔了。他们都提到古廉如何带着两人一起穿过贾拉提雅领地里茂密的森林,他在的时候这贫瘠的土地也显得处处都是宝藏,“在更北边的地方住的斯灵人会养猪。猪能找出松露来,松露贵,还很美味。”英古莉特的口水要流下来,菲力克斯轻拍一把她的后脑勺。古廉过世以后北方偶有和斯灵民族交战的时候,人和嘴部被上了绳套的动物一起被俘。英古莉特骑着天马看地面,人、动物、人,各个不同颜色的点被长绳相连,把白茫茫的大地切割。

万能的毛毛象:求彩漫本印刷推荐,起印量少的优先(个位数起印是最好的)

看到霓虹太太画的短漫,其中一部分内容是被挖角林哈和菲尔对话……呃呃呃就很想看这个前提下林哈所写的皇女和修伯特()

主要是家里已经有狗狗了怕养鼠鼠不安全而且之后不一定都在家就比较担心,呃呃啊!!但是花枝真可爱真可爱之前在油管刷了好多视频 :mami:

年度梦想之今年有机会靠无数次打捞约稿条要到饭(印无料又要烧钱了!(

去外面玩,在书店淘到了自行车诗社的先锋诗年刊,非常喜欢……在网上根本搜索不到相关讯息,早期网站也失效了,想试着在毛象问一下有没有知道之后的年刊要在哪儿买 :blobsob: (没有书号的所以我抱不大的期待问问……

说老实话这一个半月基本上就,在玩三房的(三个半)周目……然后放假这几天把动森捡回来清理了一下结果又开始没在推三房了,救命啊………………

没有冒犯米其林的意思:
(虽然我本人其实是对甜品很一般的那种但是)看喜欢的po主做巧克力甜品测评,我最爱的还是那种比较刚健朴实(?)的,太实验性的对我来说比较水土不服……

最近在看:
《FATMA》
《我们与恶的距离》
《特别的她》

呃呃呃呜呜呜看FATMA看得我好难过…………法蒂玛,唉……
而且真的对于某些痛苦还是同为女性的才能有那种敏锐和纤细的感知力()

之前没挖角,现在青狮线挖角刷出来林哈尔特这段对话。
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帝弥其实也是提到过一句“死了以后对死者来说一切都结束了(大意)”,但是后面接着的是“因此死者无法复仇,只能为此感到悔恨”。

我的个人怪癖:喜欢看客观解说各种食品热量大小+如何计算的影片,觉得超级解压并且并不会因为这个就选择放弃垃圾食品……
听到对方解说这种食品是如何如何通过添加油脂变得好吃的时候都是觉得“哦难怪这么好吃原来还能这么用好牛逼啊”()我是真的很奇怪。

Show older

LRC由于自己的cp太尊而被移送法办bot's choices:

闪站惹人爱✨

一颗温馨熟人星球。This is a small community consists of fans and fandom content creators.
更多关于本站和注册请点开「详情/Learn more」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