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2022目标 

1 考证
2 读100本书
3 看100部电影
4 买健身环&跑步
5 周末出门和人社交(志愿活动或者面团)

好了,不能再多了。感觉到明年12月我就会嘲笑此时的自己,但年初时就是要心大啊!此时此刻的我积极向上。

我一直以为英文输入法只有一种引号,直到刚刚才发现波浪线那个键还藏着个叫做反引号的东西

发现 的频道可以订阅RSS链接之后,funkwhale就彻底变成我的在线广播

刚看到文章,因为火山喷发和次生的海啸灾害,汤加的农业遭到了严重破坏,之后恐怕会面临严重的食品短缺。希望为汤加的做些什么的朋友可以捐给Salvation Army的新西兰/太平洋分支。目前他们设立了一个救灾专项基金:

salvationarmy.org.nz/help-us/a

Salvation Army是我比较信任的Charity,我有一位汤加裔同学在他们的新西兰办公室工作。

我一直理解不了微积分这狗屁道理 直到遇见了拼多多砍一刀

#转嘟抽奖
迟来的新年礼物(是我忙忘了…)总之出于一些生活上的变动想要搞一次抽奖,希望大家或许可以在心里默默祝福我一下(…)
转嘟中抽一位送空洞骑士(hollow knight,steam),如果您已经有了空骑,那么我会送您一份星际拓荒(outer wilds,steam)如果您两样都有了,您愿望单里随便挑一样送您 :blobcatcool: 我没有脚本所以就随机数字生成这样子,除夕夜开奖

day 21 

Day 21: A pairing you like and no one else understands why.
第二十一天 你一人乐、其他人都不理解的CP

这么冷的圈子当然只有我一人乐
亲世代还好,基本就是我拆散官配强按头的cp。子世代就是丰富多样的骨科。
但我最嗑的不是骨科,是阿尔媞娜×托拉邦特,其次是阿尔媞娜×阿利昂。
我就是想看 反水打败这对父子,统治多拉基亚,然后收后宫。
x反派父子(阿尔维斯、尤利乌斯)也可以。
我发现了,我其实只是想看好嗑的父子被收入后宫……我有罪 :pkq002:

day 20 

Day 20: The can’t-stand-the-sexual-tension pairing.
第二十天 性张力爆表的CP

的两位跳舞的时候!
然后想到 也是
这种要引诱观众的体育项目哪个不是性张力爆表

发现性张力忘记答了,都是我单方面被性吸引,cp都是纯纯的恋爱()

we.tl/t-XAV5zXlTlo

世界神话珍藏文库,或许有人想看,就是基本都一千来页看得人头大
(过期不补 :dp_heart:

Show thread

一些写过,或许有用的东西:

如果你想给朋友安利长毛象:
Mastodon | 我流长毛象中文使用指北
mantyke.icu/2021/386276df/

来都来了不搭个博客吗?
Hugo | 一起动手搭建个人博客吧
mantyke.icu/2021/hugo-build-bl

@rosetta @reading
说到这个我就不困了……不过我得长话短说……
我们的阎罗王信仰基本上是基于宋代流行的伪经《佛说十王经》。阎摩只有一个,而阎罗王却有十个(比划) :blobcaticecream:
所以十殿阎罗是吠陀主义经过孔雀王国的推广,最终中国化的成功案例,算一种中特吠(什么鬼话)。
中国人的地狱观另外一个源头是《地藏王菩萨本愿经》,里面第八品《阎罗王众赞叹品》里的阎罗天子也是阎罗王信仰的重要来源。不过现在的《地藏经》提名唐代叉实难陀翻译,但是唐代的佛经目录《开元释教录》里叉实难陀名下没有这一部。所以大概率还是伪经……
所以阎罗王们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开始戏仿一个自豪)

顺便确实古伊朗是世界中心,大多数亚欧大陆上的神祗都能在原始印欧神话里找到原型。阎摩这个人,对应的是伊朗《列王纪》里的第一个人还是啥的(对不起手边没有书。

很有趣的是,在琐罗亚斯德教经典《阿维斯塔》里面,恶魔是德弗(Daeva),而在印度的《吠陀》神话里,善神却是提婆(Deva),就是佛教中六道之一的天人。
反之,《阿维斯塔》里的善神们是阿胡拉(Ahura),到了《吠陀》则成了大家喜闻乐见的恶神一族阿修罗(ashura),这个也在佛教的六道里面。
所以这是一个印度和伊朗人自古以来在兴都库什山脉两边互扯头花的故事……顺便一说“兴都库什”的意思是“杀死印度人!”(

@board
想问问大家有没有中文生态好一点有点人的同人论坛(接受梦女/乙女)可以去的……墙不墙的无所谓,简繁都行反正我都识……

这个系列看着挺喜欢的,于是查了下出版情况,发现只有五本。看起来是个“中道崩殂”的出版计划。

日本的八百万神是万物有灵的意思吧
印度要是八百万神,那就真的是八百万神,每个都能拎出来写厚厚的履历那种
虽然没有八百万,还是有那么几千个有背景的神

@reading 《古代印度神话》
所以我们的阎魔王叫阎魔王,也是一种舶来文化?

我算是知道为啥这个组里全是白男了,出生于前苏联莫斯科的六零后教授价值观是真的单一……

今天猝不及防遭遇了他的劝退,主要理由是我已经 26 岁,年纪太大了,之前还花时间学过工科走了太多弯路。这个领域内比我数理基础深厚且已做出优秀成果的同龄人太多了,如果我现在还是 20 岁,大概还有可能成功(指日后成为该领域教授),但是因为起步太晚,所以未来发展不被看好……谈话期间我提到自己并没有树立以后要当教授的宏伟目标,只是希望抓住机会多学习探索自己感兴趣的学科,他当即表示出于这种心态读博是“对学术资源的浪费”……出于对我的人生“负责任”的态度,他力劝我最好去做有前途的应用物理/工程交叉学科,如果坚持想做理论物理,建议我去找宇宙学组那位研究量子引力/黑洞理论的女教授,他认为那个方向比较适合我。

心中千言万语的感慨和道理就不说了。反正我也一直格外向往那位炫酷女教授以及她的课题,这周会尽早发邮件询问(之前按下没联系主要是因为她这学期初来乍到还没开课,搭话不太方便)。不论最终去了哪个教授的组,重点是经过了今天的山中谈话(没错,教授特意找我一边爬山一边聊人生,最后我没忍住在山顶大哭),我便不再是那个对想象中博士毕业以后的未来佛系随缘,只为自己求知的乐趣而学习的孩子了。我会逐渐开始仔细思考并认真规划自己的学术生涯,以后要尽全力留在学术界,找到教职,甚至成为终身教授——要作为拥有资源和话语权的一员,帮助更多不那么主流/顺利/优渥,但对这个学科有着同样的爱和相似的痛的后辈,为 ta 们提供机遇,创造可能性,增加这个世界的幸福。这是我无法逃避的使命感,也是实现个人价值的寄托。我不会为那些难以扭转的命运过度自责,想当初凤毛麟角如 Emmy Noether 去哥廷根大学讲课,都遭到男性教授们众口一词的反对。这个世界才不能拱手让给狭隘自大的既得利益者呢,我也要参与创造历史,改写规则!

Show thread

有的人好像还活着,其实她在看主题配置文档的时候已经死了

Show older
闪站惹人爱✨

一颗温馨熟人星球。This is a small community consists of fans and fandom content creators.
更多关于本站和注册请点开「详情/Learn more」阅读。